自己和父亲气场不和

2019-11-17 05:46

陈永康过去听说过胡万林,知道胡万林提倡喝芒硝,泻肚子,也知道中医界对这个理论的不认可,但他觉得,中医确实有“泻”的理论,治病都会有失误,未必说明胡万林的理论完全没可取之处。

58岁的陈永康个子不高,但体格健壮,精力充沛。他归因于自己常年信佛、学中医。他说自己深信佛家教诲,“不打诳语”。

在等待破案的焦虑中,云文超把儿子的遭遇写成信向媒体爆料。其中“胡万林”的名字如此扎眼,使得云旭阳之死的曝光虽然迟了一个多月,但仍瞬间成为舆论热点。

病人送给云旭阳的锦旗

胡万林在教学时很有权威。如果学员不专心,胡万林就会板着脸,不再理他。学员们更加诚惶诚恐地一心跟随胡万林学习。

四处拜师的“中医迷”

陈永康向唐孟君报了名,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云旭阳,但他否认自己唆使云旭阳和自己同行。“见大师要包红包的,大家商量的数量是1万元,我知道他没有钱,肯定不会去。”陈永康说。

七拐八拐,仍然是通过网络上的“中医”圈子,陈永康找到了胡万林,跟随他一同前往的云旭阳则遭遇了死亡。

此时的陈永康,其实像云旭阳一样,也渴望接触到水平更高的师傅,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医术。

和其他业余中医爱好者一样,网络也是云旭阳获取中医信息的重要渠道。他加了几十个qq群,和陈永康最早也是通过网络联系。

这一行人的学习经历通过网络传到陈永康耳中,神奇的功效更被放大。他们口中的胡万林是绝对的高人,就像精神领袖一样有震慑人心的气场。这让陈永康更加按捺不住对胡万林的好奇心,“连科班出身的唐孟君都笃信胡万林,觉得有效果,我更想去见见大师了。”

这让陈永康不无得意。“我没讲错吧,肥肉是肉归脾脏,瘦肉也就是肌,是归肝脏的。我虽然不是专业中医出身,但我没有骗你们吧?”

虽然胡万林已经消失在公众视野里多年了,但在网络上的中医爱好者中,胡万林的消息还是很多。陈永康知道胡万林住在一个叫吕伟的学员家里。吕伟网名“灵伟”,曾在网络上开辟了一个专门介绍胡万林“生命运动养生学”的博客。周爱林、鲁礼军曾经的师傅佑帅祺的博客也是陈永康关于胡万林另一大信息来源。他用网名“佑好”在博客上介绍胡万林的“生命运动养生学”。

云文超认为,云旭阳是偏离了针灸正轨,走火入魔了。他发现,云旭阳也在网络上看关于“耕耘大师”胡万林的讲课视频。云旭阳则在和陈永康聊天时说,自己和父亲气场不和,要出家。

从8月29日开始,学员们陆续赶到洛阳市内的锦江之星集合,共聚起十六七人。吕伟、唐孟君、贺桂枝帮忙做一些组织工作。

混乱惊动了宾馆老板,他拨打了报警电话。等县医院急救人员和警察赶到,云旭阳已不治身亡。

催吐养生和“五味汤”

网络上的“中医”圈子

胡万林还用酱油、醋、盐、糖和咖啡冲兑“五味汤”,并带头喝。提出五味补五脏,哪个脏器有病灶,自然会吐出来,这样可以吐故纳新。此外,胡万林要求学员们勤运动,运动完多喝生水,保持体内水分充足。

2013年3月,云旭阳拜师陈永康。对于云旭阳,陈永康第一印象是“压抑”。“他话不多,除了跟我寒暄几句,基本不说话。也不合群,明明是三个人一起来学习,但他总自己呆着。”陈永康觉得云旭阳学得不好,“他技术差、心理素质也不好。”陈永康说,云旭阳曾流露想成为神医、富豪的想法。

陈永康是云旭阳曾经的“中医”师傅,更被其父云文超认为是唆使儿子走向死亡的罪魁祸首。云旭阳事件发酵后,陈永康曾经参与的网上中医qq群一个个把他踢出圈子,学习中医的好友也埋怨他怎么走上了邪路,这让陈永康内心觉得十分委屈。

身背数命,在狱中度过13年的胡万林,回到社会几近声名狼藉,然而在隐匿的网络世界,他更容易重新扯起唬人的大旗。这次私密“养生”聚会,也因为云旭阳的死,一下被曝光于公众之下。

8月份,陈永康和云旭阳在网络聊天中,流露出找胡万林学习的想法,这引发了云旭阳的兴趣。8月19日的聊天记录中,云旭阳对陈永康说,“生命运动健康学这个一定要学”,“学完这个,我就不打算在家开店了”。

2012年,陈永康在网络上认了一个师傅,花了2.6万余元向一个重庆中医学了一套针灸技法。这是陈永康第一次拜师学医,他觉得对方教得并不好。但他觉得自己悟性好,逐渐悟出“黄帝九针”的门道。接下来不到一年时间,陈永康通过网络收了30多个徒弟。

云旭阳的意外死亡

云旭阳甚至靠诊所每月两三千元的收入,给家里添置了电脑等电器。

陈永康从年轻起在武昌宝通寺里帮忙做素菜,因为体弱多病,多年来在业余时间学了不少中医理论,平时给自己和家人调理一下。退休后,他在儿子开的小吃店里帮忙维修设备,业余时间仍自学中医。

但陈永康等学员肯定地说,虽然自己没亲眼看到云旭阳出事的经过,但并不存在所谓虐待等行为。“整个聚会的组织非常简单,根本不像媒体后来猜测的那么复杂,有多么严密的组织或多么大的阴谋。”陈永康说。

据鲁礼军说,那七天的学习中,一行人跟随胡万林上山辨认植物和药材,通过一次吃两三斤的水果达到催吐的目的。鲁礼军说,胡万林不再提芒硝,表示自己已不用药,但仍提倡通过进食催吐。胡万林认为,人体五脏六腑全部有通道,以胃为中心,吃吐以后可以打通通道,达到全身贯通的效果。

陈永康已确信能见到胡万林。他的弟子周爱林、鲁礼军8月3日在郑州顺利见到胡万林,并跟随他学习了七天。参加这次学习的还有毕业于湖南吉首某大学针灸专业的唐孟君,以及秦昌武、贺桂枝等。44岁的鲁礼军之前是做美发的,2006年生病后开始自学中医。胡万林对这些仰慕者表示,自己很久没收过学生,“来学习可以,有没有钱都不要紧。”

真正见到胡万林,陈永康也没有特别激动,“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嘛”。当晚,大家到附近的餐厅吃饭。胡万林提倡大家狼吞虎咽,这样有助于营养吸收。这让陈永康十分不解。“难道不应该是细嚼慢咽才更有助于吸收吗?”

聚会中的云旭阳依然显得孤僻、不爱跟别人说话,有些学员甚至都没怎么留意他。有学员认为,云旭阳可能因为自己没能像大家一样拿出红包,有些自卑。

这些理论陈永康从来没听说过,深深吸引了他的注意。“我生活中还从没见过这样一位大师。”

导读:2013年8月30日,陈永康从老家武汉赶到洛阳市内的锦江之星快捷酒店,在这里他将和仰慕已久的神医胡万林初次会面,近距离学习“生命运动养生学”。

晚上10点,云旭阳的父母在漯河家中接到了噩耗。云文超说,他赶到洛阳看到儿子尸体“嘴边有白沫,头上有血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大腿内侧有烧伤的痕迹,脚踝上还有一个两三厘米的深口子”。“警察说身上的伤是当时孩(儿)狂躁的时候留下的,但是我不相信。”云文超对媒体说,“是不是在用我孩(儿)做实验,孩(儿)单纯就给骗了?”

当晚云旭阳又吐了,有学员要用厕所,催了几句,云旭阳回嘴便骂。陈永康觉得云旭阳这时情绪已不是太稳定。晚上8点多,鲁礼军听到楼道里一片混乱,才发现云旭阳在自己屋的卫生间里昏倒在地,人事不省。有个姓马的学员吓坏了,边跑下楼梯边大声喊:“有人快死了,下一个就是我!”此时,胡万林还在宾馆另外一栋楼的房间里。

唐孟君、鲁礼军、贺桂枝等人已早一天来到酒店。陈永康看到其中有23岁的云旭阳,吃了一惊。云旭阳曾跟他学过两天针灸,他清楚以云旭阳的财力绝拿不出给胡万林的礼金,没想到云旭阳还会来。

2013年7月,陈永康收了新徒弟周爱林和鲁礼军。教学时,陈永康讲到人身上的肌和肉的区别。两位学生突然说:“陈老师,你这个理论和胡万林老师的观点是一样的,胡老师讲糖尿病人要吃肥肉,肥肉是补脾的。”

云旭阳的针灸,确实让一些村民感觉到了疗效。云文超说,自己的胃病和云旭阳奶奶的腰疼也在针灸后有好转。还有两名患者给诊所送来锦旗。

还有,胡万林讲“水大生气”,提倡多喝生水再运动,水能给人提供能量。他还讲人体也可以造寒造热,热天造冷,寒天造热,这样就可以寒暑不侵,一年四季只穿一件单衣就够了。

但几乎所有学员都否认当天大家曾服用芒硝。所有在场的人都喝了“五味汤”,但只有云旭阳死了。陈永康等学员至今认为,这可能和云旭阳的体质和心态有关系。

此时,云旭阳在家乡经营的诊所正陷入困境。父亲云文超说,陈永康教给云旭阳的“黄帝九针”比普通的针灸用针粗几圈,云旭阳曾给亲戚试用过大针,亲戚除了觉得疼,没有其他感觉。其他村民也根本不敢尝试,诊所的生意一落千丈。

最终被警方拘留的,只有胡万林、吕伟、唐孟军和贺桂枝,其他参与聚会的学员在做完笔录后离开公安局,各自回家,回归平常的生活。但随着聚会的曝光,所有参与聚会的学员根本无法躲避公众的关注。文并摄/本报记者 赵卓

下午5点多,在景区一农家乐宾馆内,胡万林继续带大家调制“五味汤”。贺桂枝在附近买了盐和酱油,鲁礼军带来了咖啡,还有学员买了糖和醋,唐孟君操持调制成汤药。每位学员用自带的杯子按个人需要,盛上一杯“五味汤”,喝完后各自散去。

“像我这样的人,根本没资格去上正规的中医学校,但在网络上却能很方便地获取中医知识。”陈永康说。但同时,网络上的中医研究者几乎也都没有正规学习的经历,自立门派者众多,传播的理论内容芜杂,业余的中医爱好者只能凭自己的判断来筛选所学知识,新学到的理论经常颠覆之前学过的理论。

但是,陈永康觉得通过网络了解胡万林的理论已经不够了,他希望有些问题能当面请教胡万林。

陈永康选择了不解释,“越解释越坏”。他说,自己学中医,就拜过两个老师,第一次学针灸被骗了2.6万元,第二次跟胡万林学养生又出了死人的事儿。但是,“这个圈子里有几个是正规学出来,有资格、有执照的?出来学东西就是有风险。”陈永康说。

学习“生命运动养生法”需要一个靠近大自然的环境,第二天上午10点多,一行人转移到洛阳新安县龙潭峡景区。在风景区的街边,大家在胡万林的带领下摇头、晃肩、甩手,引得路人纷纷侧目。随后依然是看山,接触大自然,认识“阴草、阳草”、辨认“公树、母树”、运动、喝生水。胡万林说:“我没有功夫,没有特异功能,我们就是保持小孩的心态自然地生活”。

在郑州开理疗店的孟华伟起初连续拒绝了云旭阳,看对方“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最终收了这个徒弟。

陈永康说,出事后,唐孟君把保管在手里的红包钱,退还给学员们,说钱放在自己这儿不安全,让大家自己收回去。

陈永康忙完小吃店的工作,8月30日才赶到洛阳。他用红纸把1万元包好,端正地写上“陈永康敬上”。他没有想到的是,云旭阳带着1000元钱,也到洛阳赶赴聚会了,还跟父母虚构了一个“中医研讨会”的名号。大家上交的钱都给吕伟,但暂时由唐孟君保管。

鲁礼军说,自己从前腰不好,连50斤的东西都拿不起来,从郑州回来,他可以扛100斤的大米上三层楼。这次求学,他给胡万林包了万元红包,觉得收获很大。体弱多病的学员唐孟君、贺桂枝经过催吐之后,都觉得身体状况好多了,对胡万林坚信不疑。

“我学这个不但可以治病救人,将来还能以此为生。”云旭阳对父亲说。学了几个月,他便退学在邻村开了一间诊所,自诩为“主治医师”。

1991年出生的云旭阳在郑州黄河科技学院学建筑。云旭阳的父亲云文超说,2011年,云旭阳的同学打篮球崴了脚,怎么治都治不好,找到郑州一家康复理疗店,很快治好了。云旭阳觉得中医很神奇,坚持要拜师学习中医。

陈永康上网查遍了关于胡万林的所有资料。他搜索下载了胡万林的所有讲课视频,视频里胡万林自称“耕耘大师”。

临别前,陈永康给云旭阳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列着他觉得不错的针灸老师。这张纸条后来被广受质疑,上面有一名老师居然叫“大灰狼”。陈永康解释,这确实是牡丹江地区一个针灸高手的网名。他给云旭阳留言“熟读而精灵自启,深思而神鬼可通”,被云旭阳的父亲质疑为引诱云旭阳走邪路。陈永康说,这只是古医书中的一句话,意思是“要认真读书,反复思考,文字背后很深邃的东西自然能理解”。

根据事后新安县公安局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云旭阳死因的鉴定意见是“符合饮用含芒硝(类)的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64岁的“神医”胡万林曾因非法行医罪被法院判刑15年,后获减刑两年。从1998年12月12日被河南商丘警方刑拘开始,到2011年12月11日出狱,他在河南省豫西监狱共服刑13年。

8月31日,十几名学员住进洛阳新安县龙潭峡景区一农家乐宾馆,经过一天学习,在下午5点后再次集体喝了“五味汤”。这一次云旭阳吐得最为剧烈,并在晚上晕倒过去,之后再也没醒过来。

同样是借助网上的“中医”圈子,云旭阳认识了陈永康。2013年3月,他找家里要了2000多元学费,到武汉跟陈永康学了两天半针灸。

学员们每天要跟胡万林一起做运动,摇头、晃肩、甩手,然后喝“五味汤”。并不是所有学员喝完都会吐,但云旭阳在8月29日、30日两天都吐了。

陈永康有近十年的网龄。他发现虽然中医爱好者人数不多,但在网络上却能很方便地聚集起来。各种中医论坛里很容易就聚集起上万人。2012年底,陈永康有了qq,加了几十个中医研究群。

云文超说,云旭阳对中医理论并不了解,只是痴迷针灸。买了大量的针灸书籍,还动手抄下大本大本的笔记。学了没多久,云旭阳就敢往自己身上扎针尝试效果。

这次聚会召集了全国各地十几名学员,相当一部分人从未见过胡万林,但都像陈永康一般,已熟读胡万林网络上传播的文字和视频,对胡万林的神奇仰慕已久。这是网络成千上万业余中医爱好者中的一个隐秘江湖,即便在中医爱好者内部已饱有争议,但胡万林的理论依然顽强地生存了下来。